诺秋中文 > 逆旅人 > 第175章
  陆梵远远就看到她,穿着卡其色毛衣,下身搭配黑色呢绒短裤和过膝长靴,显得人高挑纤细,很有女人味。

  坐在车上替她翻开副驾驶车门,将手伸之前,表示她下去。

  迟简用手撩了耳侧碎发,握住了他的手,借力上车后问:“去哪?”

  “想吃甚么?”

  陆梵若无其事收回击,盯着她看。

  “火锅吧。”迟简拿出手机,从团购上找了家口碑不错的店,打劝导航。

  凉城处中南部地区,生活在这儿的人口味偏辣,会餐约会火锅必是首选。

  车内,导航声冷冰冰地报着道路。

  迟简垂头看了会儿手机屏幕,没忍住偏头看向身侧。

  汉子扶着偏向盘,另外一只手搭在档位上,眼光直视前方,神情卖力。他的五官线条完美,穿着军绿色冲锋衣,衬得冷峻英气。

  这是她头一次见他穿军绿的衣服,跟想象中没差,很好看。

  车遇红灯,迟缓停下后,他忽然转过火,四目相对间开口:“吃完饭,去看片子?”

  偷看被抓包,迟简脸蛋有点发烫,胡乱点头算赞成。好在车内光线较暗,遮住了她发红的耳根。

  接上去,两人都没措辞,一路安静离开火锅店。

  办事员领着进了包间,把菜单递给他们,并推荐了店里特点菜品。

  迟简来过这里,三两下把要吃的菜点好,预备递菜单给对面时,就听他开口:“你看着点吧。”

  “那我按爱好来了。”迟简又加了些荤菜,最后勾上鸳鸯锅底,把菜单交还给办事员。

  等菜的过程,迟简垂头玩弄手机,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,氛围其实不难堪。

  “你此次回来也是休假?”

  陆梵点头,问了他一向想问的,“你怎样会涌如今那家酒吧门外?”

  当时曾经是凌晨,她不只没回家,还带着别的一个小姑娘在外面凑热烈,风险认识照旧那么淡薄。

  “我和那家店的老板是生意上的仇人,她失事固然要去捧场。”迟简没做隐瞒,乃至收回约请,让他下次去本身开的酒吧。

  陆梵盯了她好半天,说道:“开酒吧?怪不得没之前好看了。”

  迟简皱眉,从包里取出镜仔细心看,成心间看见他眼底浸着笑,没好气白他一眼,“好欠好看跟你没紧要!”

  “性格倒是没变。”陆梵瞧她朝气,笑得更开。

  “你也一样。”跟之前一样憎恨。

  迟简“啪嗒”合上镜子,双手环胸倚着椅子看他,一副你那狗性格不也没变大年夜家彼此彼此的神情。

  办事员敲门出去,打断两人之间的对话。

  接上去吃器械过程当中,迟简担任吃,他担任烫,分工明白,氛围异常调和。

  到最后,迟简放下筷子,摸着肚子表示吃不下了,陆梵这才夹菜吃起来。

  能够是职业缘由,他吃器械的速度其实不慢,却给人慢条斯理的感到,即使一年之前,跟他相处依然会认为很舒畅,迟简想。

  陆梵做扫尾任务,把她点多不爱吃的菜一扫而空以后,起身去收银台付钱,付完和她分开。

  年三十贺岁档片子下映,暑期档又未上映,这时候辰青黄不接,没有好看标片子,两人磋商今后再看,今晚先去迟简开的酒吧坐一坐。

  一家酒吧,位于凉城酒吧一条街号。

  店里其实不大年夜,正对大年夜门是U形吧台,舞池边散落着分列规律的卡座,将场地应用起来。最为凹陷的是店的风格,全木质异域风情装潢,一度让陆梵回到了美斯乐村。

  “帮我调两杯果酒。”

  迟简径自走到吧台前,对着今晚当值调酒师打了响指。

  “不是说早晨不来?”调酒师看到她,眼睛刹时亮了,留意到她逝世后的人,嘴角的弧度渐渐拉平,其实不宁愿地打了呼唤,“陆师长教员,好久不见。”

  在这看到希仑,他其实不惊奇,毕竟她是个极端怀旧并且仁慈的女孩。

  陆梵朝他稍微点头,拉着她往一边的卡座走。

  “不是有散台吗?”

  “甚么?”音响声响很大年夜,他没能听清她的话,垂头接近表示她再说一遍。

  迟简吼的费力,干脆对着他耳侧开口:“卡座是开给主人用的,我们坐散台就好了。”

  陆梵被她吝啬的面貌气笑,侧身对着她耳畔道:“你正常收钱,我付。”

  “五千。”

  迟简把手摊在他眼前,狮子大年夜开口报价。

  陆梵定定地看她,大年夜手将她的手包住,“照顾媳妇儿生意,多贵都给。”

  “…谁是你媳妇儿了?”迟简把手抽归去,末路羞成怒骂:“无赖!”

  “嗯?”陆梵假装没听到她的话,懒懒地靠在椅背上逗她玩,疲样活像个地痞。

  (//)

  :。:

看过《逆旅人》的书友还爱好